第一经济网 - 打造最新第一城市经济,经济信息平台,让您第一时间了解经济!

您的位置:第一经济 > 娱乐 >

做别人无法估算成本的产品 山东造纸业的"凤凰涅盘"路 - 鲁网 -

发布时间:2014-05-23 08:57热度()我要投稿
分享到:
导读:

  作为传统产业的代表,造纸业在山东备受关注。

  省委书记姜异康在去年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上指出:传统产业通过产品设计、技术装备、工艺路线和企业管理、营销策略的创新和变革,完全可以焕发生机。郭树清省长在今年省人代会上发问:堆积如山的纸张,能不能转化为高档印刷品和精美包装?这引起山东造纸业的深思:作为“中国造纸第一大省”,山东造纸业亟待“凤凰涅盘”。

  “实现山东造纸业的‘凤凰涅盘’,关键是要脚踏实地,真抓实干,加速传统产业的转调升级。”省发改委负责人说。

  转型不是简单的另起炉灶

  “山东造纸业先天条件不足,缺水、缺树、缺原材料。而且,最近20年纸价几乎没涨,以书写纸约5500元/吨的价格为例,现在的出厂价和20年前相比,涨幅不超过10%。”山东省造纸行业协会理事长王泽凤一开口就直指问题。

  很难想象,作为造纸产量和主要经济指标连续18年位居全国前列的山东造纸业,竟然是在这样的前提下发展起来的。

  4月底,在晨鸣纸业年产60万吨白牛卡纸工厂的原料场,记者看到,被压缩成了一个个一米见方的纸块,整齐地堆砌成一堵堵“废纸墙”。公司副总经理王景坤向记者介绍:“按产能60万吨/年计算,白牛卡纸工厂每年可消耗70多万吨废纸。数据显示,一吨废纸=800千克再生纸=20棵大树。照此计算,企业每年即可节约树木1000多万棵。我右手拿的这种包装箱,就是由我左手拿的这种废纸箱制成的。”

  “我省每年秸秆产量7000万吨,如果企业不用,这就是废物,甚至焚烧后还会带来污染,但是如果用来造纸,就是我们宝贵的原材料。”王泽凤说。

  泉林纸业正在用行动变废为宝,他们以农作物秸秆为原料,构建起以“一草三用”和“生产过程污染物资源化”为主的循环经济产业模式。公司副总经理贾明昊介绍,“整个循环经济产业链,草浆不再用来生产质量差的低档纸产品,而是升级为高档纸品的生产原料;普遍视为处理难题的黑液,成为了附加值高的黄腐酸;不能进入制浆系统的叶、节、穗、麦糠等杂质,经发酵用于制造基质;污浊的生产废水经过净化,又成为了水资源被再次利用。”

  “实现转型发展,不是简单的另起炉灶,必须立足现有基础,突出特色优势,依托传统产业的技术积累、制造能力和组织架构,通过扬弃纳新,提高质量和效益,增强持续发展后劲。”省发改委负责人说。

  山东造纸,经过一次次扬弃纳新,已从造纸大省变为造纸强省。全省造纸工业行业总规模和核心竞争力多年位居全国首位,大型造纸企业生产装备整体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先进产能占70%以上,目前已成为全亚洲重要的浆纸产业基地;产能规模、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占全国的近五分之一,连续18年领跑全国。通过兼并重组,产业集中度进一步提高,企业数量从最多时的千余家压减到约200家,2012年,“中国造纸企业十强”中,我省6家入选,“中国造纸企业产量30强”中我省占了近三分之一。

  依靠自主创新提升价值链

  “息税前利润47%,内部收益率超过13%,就连日本人都费解我们是怎么做到的。”太阳纸业副总裁应广东告诉记者,“一家日本企业曾以‘供应商’的名义来‘偷学’我们的技术。”

  让国外纸企“惦记”的,是太阳纸业全球首创的溶解浆连续蒸煮技术。这项技术成功地从溶解浆的水解液中提炼出了食品级的木糖、木糖醇,以及饲料级的木瓜糖,从而成为世界首家采用该工艺生产生物质食品级添加剂的企业,填补了世界空白。其实木糖产品只是溶解浆的副产品。溶解浆作为一种用于生产高纯度生态纤维的特种化学浆,主要用于纺织原材料制造,绝大部分卖给了纺织企业,用来生产制造高档服装。

  “每吨浆的成本是9000元,通过‘拉丝’成服装面料后,价格翻了一番。”应广东给记者算了这样一笔账。

  据悉,金蔡伦纸业由销售原纸向印刷、销售书籍产品转变,提高了产品附加值和经济效益;鲁南纸业开发出的无纺布壁纸原纸打破了进口纸的垄断地位;把纸尿裤质量做到世界领先的东顺集团,则正在论证开发国内尚属空白的一次性无菌贴身内衣……

  “拉长产业链条,关键在人才。”王泽凤告诉记者,“业内养一个专业博士,一年至少需要50万元,这对企业来说是笔不小的费用。国外的企业在价格制定时,就提取了研发基金,但国内却提不出来。主要是国内纸企主营产品毛利率较国外低,而高附加值产品虽然近几年有进步,但还处于初期。新技术离工业化发展,还有那么一步之遥。”

  多元发展不能靠买靠研发

  曾经“一个企业污染一条河流”的山东造纸业,在严于原国家环保标准三四倍的山东环保标准倒逼下,断尾求生,部分企业不仅外排水关键指标优于发达国家的木浆环保标准,而且成为行业产品标准参与制定者。

  去年,泉林“秸秆清洁制浆及其废液肥料资源化利用新技术”获得“2012年度国家技术发明二等奖”。这是近10年来我国造纸行业获得的唯一一项国家技术发明奖项,5个主要技术发明点,均为行业首创。山东造纸业又一次引领了未来行业发展的新标准。

  据统计,我省重点纸业参与制修订行业标准或国家标准20多项,有10多项技术和产品荣获国家、省级科技进步奖。

  “山东造纸历程,给其他产业提供了借鉴,是传统行业转型升级的一个范例,经过持续不断的自我创新,逐步实现了产业链拉长、价值链提升和财税链回报,为我省今后的转型发展指明了方向。”省发改委负责人说。

  我省造纸业也在反思:这一“近十年来我国造纸行业的唯一发明奖项”,又何尝不反映了造纸业在技术突破上的窘境?

  居安必须思危。中国工程院院士陈克复说,能耗占造纸企业总成本的15%~35%,过去近10年,我国吨纸浆平均综合能耗,尽管由550千克标煤(下同)大幅降至450,但还远落后于国际“最佳实践”能耗值。

  记者从“国内外主要浆、纸品种能耗限额参考值”看到,以木浆新闻纸为例,我国的标准是吨纸530,而国际最佳实践是244;废纸浆新闻纸,我国是550,国际上是259。

  作为“定标准”的山东造纸,离国际“最佳实践”的距离,也是山东乃至我国造纸未来的发展动力和方向。

  记者在采访中注意到一个现象:我们可以生产世界上最先进的纸,但几乎每一家大企业都在使用国外提供的最先进设备。“我省造纸行业发展到当前阶段,设备趋同、原料趋同、技术趋同现象都已显现,我们的大企业可以买到世界上最先进的设备,但在造纸多元化发展方面,却不能靠买,而要靠研发。”省发改委负责人告诉记者,“造纸在成熟的主业方面,透明度已很高,价格因素构成也明晰,企业只能将价格维持在一个较低的利润率上,否则会随时被竞争对手抢占市场。因此必须要走技术创新、品种创新、精细化生产的道路,做别人无法估算成本的产品。”

  记者 姜宏建 李剑桥  刘 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