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经济网 - 打造最新第一城市经济,经济信息平台,让您第一时间了解经济!

您的位置:第一经济 > 娱乐 >

财评:非法集资的板子该打在谁身上 - 鲁网 - 山东第一财经门户

发布时间:2014-05-23 08:57热度()我要投稿
分享到:
导读: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到底我是做错了什么?”

  这是林志颖那首忧怨歌曲的一个段落。在车载音乐播放这首旋律的时候,鲁大夫想,聊城临清市被农民专业合作社非法集资导致大量资金无法兑付的村民会不会也是这个心境?()因为,忧伤的心境来源不一定相同,切身感受可能并没有两样,不管是林志颖歌曲中抒发的情伤,还是老百姓被骗财后的心伤。

  看到记者采回来的沉甸甸的新闻,鲁大夫的复杂的心情难以言表。出身农村的鲁大夫知道,这些钱之于农民兄弟的意义有多大,有多么的重要。一分钱,一份力,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资本都是他们血汗的浓缩。如今,骗子跑路了,心血没了着落,不着急是不可能的。

  做财经新闻接近13个年头,鲁大夫报道过的重大非法集资现象也不是一起两起了,此前济南的济正集资案、临沂沂水的蚂蚁集资案和再早一些的众旺消费储值骗局,涉案资金都在10亿元以上。尽管从数额上,临清的非法集资不是最大的,但却是受害面积最为密集的。

  我们的独家报道显示,一个村600多户村民参与,涉及资金接近2000万元,村民们几乎将全部身家性命放到了合作社里,滋养着他们淳朴的致富梦。如此密集的受害程度,如果扩散开来,危害程度难以想象,所带给他们的重创难以估量。

  受害者的遭遇让人哀其不幸,怒其不“明”。不断出现的非法集资骗局,板子该打在谁身上?始作俑者自然不容置疑,法律有集资诈骗罪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等较为清晰的罪名等着他们,最终逃不过法律的严惩。但我们在口诛笔伐骗子的同时,是不是也该想一想:为什么会上当受骗呢?

  鲁大夫也在琢磨:无论是较早的众旺消费储值骗局,还是后来的蚂蚁集资案和济正集资案,是骗子骗术太高明,还是我们太容易上当?如果每个人都能擦亮眼睛,认清骗术,可能当受骗的几率就会少一些。看过几种模式后你会发现,非法集资的一个共同特征就是超乎寻常的利益回报,这是让许多消费者上当受骗失去理智的根源。也就是说,超乎寻常的利益永远是一个不过时的诱饵,让人冲动,让人忘记退路,忘乎所以。鱼是如此,人亦如此,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在受害者里面,很多时候不仅自己被骗了,周围人也连带着受骗,这是中国目前上当受骗的非典型特点。骗子用的就是我们那颗急功近利的心,和邻里、亲友之间最为基础的信任,两者叠加后发展迅猛,并为骗术推波助澜。

  板子完全打在受害人身上,似乎并不全面,也不符合人道主义精神。作为淳朴而又缺乏专业的知识的农民而言,因为没有太专业的判断能力,并且有较强的盲从性,自然也不能完全怪他们。那么,板子还要打在谁身上?

  鲁大夫认为,非法集资现象之所以屡禁不止,并呈现愈演愈烈之势,与有关部门没有履行好监管职责不无关系,且当前我们对监管部门的失职缺乏系统的问责机制。往往事情出现了,才开始根据上面的指示追查,往往扮演“驴被别人牵走了,只能在后边拔橛子”的角色。

  非法集资现象难以打击的因素还有,非法集资的多头管理格局。出现了有可能的刑事问题后,公安部门才开始介入。日常应该以银监部门为主,但同时非法集资还以多种形式隐匿在生产生活的各个领域。比如,万里大造林隐藏在林业部门的监管领域,蚂蚁养殖与农民专业合作社则归农业部门管理,而济正具有传销性质的集资诈骗则归在工商局下面的公平交易局管理,如果这些部门早期能够发现,骗子骗术则基本难以开展。

  有些时候,我们不但没有发现监管部门的影子,少数人还有意无意地充当着骗子的保护伞。这也是非法集资频发的又一个因素。这个还是不多说了吧,我不细说,你也懂得。